時事/評論 札記

【札記.評論】到底「特不特別」?寫一篇食記的金錢與良心的拔河,到底為了甚麼寫文?

1

【札記.評論】到底「特不特別」?寫一篇食記的金錢與良心的拔河,到底為了甚麼寫文?

前幾天與合作的某雜誌去訪問的餐廳用餐,吃到一家很雷的餐廳,結果基於對方是付費的原因,我們必須為他們寫文章,結果許多同行的部落客友人說,最近《食尚玩家》不是說吃到不好吃的東西的時候可以寫「很特別」嗎?就這樣含糊帶過就好了~

結果當天晚上可惜那一頓爆炸雞料理,您猜怎麼著?!我好像因為早上那一間訪問的餐廳得到腸胃炎,晚上那一頓完全吃不下去,頭很痛、肚子很痛,人完全很不舒服,聽眾多人在談笑風生,其實我一句也聽不進去,我光是支撐在那邊就已經快崩潰了,也確實很辜負他們的好意邀請,還一副好像很沒禮貌的樣子,但不是,我是肚子痛,而且痛到連喜愛的拍照都已經無力去管光圈快門構圖了,只是隨意的按快門。

  

不過最讓我傷心的是,今天我吃到一家餐廳讓我覺得很不好吃,還得腸胃炎,居然還要我用「很特別」這種褒貶不清的文字來呼嚨我的讀者,我徹夜輾轉思考,還差點哭了出來,甚而言之,我就連他裝潢好看也不想寫,因為,當我想起相信我文章的讀者如果哪一天因為我的推薦而去了那裏,結果當天家庭聚會難看、得到腸胃炎,還是吃了拉肚子,我良心過得去嗎?

我很坦白的說,我是一個誠實到很白目的人,喜歡就是喜歡,不喜歡我也會寫不合我的胃口,因為說不定真的只是不合我的胃口,我通常提出建設性的建議,但是我絕對不容許自己用「很特別」這種含糊不清的字眼來欺騙廠商、欺騙讀者、更欺騙我自己的良心。賈伯斯曾經說:「不要欺騙別人,因為你能騙到的都是相信你的人。」今天縱使閱覽我文章的人很少,甚至有些根本就是不小心點錯連到我的部落格的,但是我都不會想欺騙您。曾經就有幾位朋友看到我的部落後加入我臉書好友,甚至網友Amy跟我說,看完我寫扇形車庫的文章很感動,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。聽到這一些我也很感動,才確信我的堅持是對的,我確信我認真的寫文章是有收穫的,而這些收穫並不一定來自那些收益,更多是這些讓人感動的因素。就算讀者群不多,但我都很珍惜因為喜愛我的文章而為我按讚的朋友,也指點我哪裡寫錯的朋友,對於爆炸性的成功這種的我沒有興趣,我不過是一介平民,我只是愛拍照愛寫文章愛分享,大紅大紫我從來不奢望。如果看了一篇文章,看完他描述的口感寫了「很特別」,那您到底是覺得好吃還是不好吃?您不寫前後文推敲,還要硬跟自己的讀者凹文字遊戲嗎?一篇連自己都不願意看的文章,我怎麼好意思拿給別人看?!

或許您會認為我很白目,沒錯!在這點上面我就是很白目,白目到無可救藥。但是我還是很真實的說,假使今天我也是《食尚玩家》的主持人,我也願說「很特別」。我還沒到陶淵明那種清高的境界,但我也願為五斗米折腰,但是現在我很堅信的說,我並沒有在靠這行吃飯,我是為了我的理想來寫文章的,那麼為什麼我要欺騙自己?曾經有廠商寄了商品讓我試吃,但因為我沒有廠商的聯絡電話,吃了一口之後發現完全是發臭的食物,我就拒絕寫文,也因此之後半年也沒有接到任何試用,但是您問我這樣值得嗎?我堅定的說:「值得!」

 

2

▲品質良好的《馴鹿餐廳》,對有經濟能力的人來說應該還可以,但我這種沒有收入的學生來說可能會有點負擔,但品質卻十分值得推薦的。如果我用含糊的字眼寫那些不良的餐廳,我對得起這些為餐飲用心付出的餐廳嗎?

想起了大一時國文通識的一篇《又是風起的時候》,敘述學生太過理想化這個世界,或許您也想說,這些偽善可以讓我學會如去同流合汙,因為在這個社會需要,也就是這麼偽善。我不知道人們是什麼時候開始學會說謊和敷衍的,或許對於生活的金錢壓力那是沒辦法而行,但當我們長期習慣於這種謊言時,為什麼也會對著自己的良心與理想而騙人騙己,用移花接木的言語悖離自己的初衷?在職場上,或許您已經習慣了這種黑暗的「特別」,但是不好意思,這裡是我的部落格,我為我的部落格所寫的文字和照片負責,這就是為什麼我常常重複檢查自己的文章看有沒有錯字,當有網友提醒我哪裡寫錯了,我很開心的向那些人道謝,因為這些讓我做中學,也讓我學會對自己的創作負責,也對自己的理想負責。如果今天我吃了哪一些店家,覺得還需要改進的,我都會儘量以建設性的建議方式來寫,為什麼?因為我深信假若某一天那位餐廳老闆也是因為自己理想而開店的人,看到這篇建設性的建議,或許他可以更了解自己的餐廳應該如何改進讓餐廳更好,而我也輾轉讓一家餐廳的服務更好,食材更棒,讓台灣的飲食文化更多元並存。之前也確實有廠商邀約,我說坦言哪些部分不好吃,對方也是很開心的,因為就是因為現今的社會太多虛假,所以到底有誰會說出真心話呢?這些真心話可以讓自己的生意有更多的檢討空間,檢討後藉此得到更多的改善與推薦不是嗎?

 

所以回過頭來,我還是反覆思考著到底該怎麼寫這幾篇讓我作噁的食記,我能將心比心思考那些編輯主管的難堪,假設今天我就寫出那些建議,我相信這些編輯也是很為難的,因為他們靠這個為工作,我也不欲傷害他們。但是反過來想,如果我今天寫了一些還是輾轉把消費者騙去,就算賺到了這筆資金,這雜誌的信譽也掃地,以後讀者會願意相信這雜誌嗎?我個人認為最好的方法是:寫一篇真實的感受寄給廠商,讓他們知道哪些部分應該改善,等改善完之後再重新採訪品嘗,這樣不僅對商家好,也沒有愧對自己的良知。不過不管怎麼做,主導權都在那些編輯手上,我可以睜一隻眼閉一眼的只寫裝潢,如果硬要我寫「很特別」,請您們自己另外修改我的文章用自己的帳號發表,因為我不願為這種文章負責,其實就連叫我寫裝潢好看我都已經不太願意負責了,一家餐廳食材差裝潢好看有什麼意義嗎?況且今天我們參訪的餐廳也不是以讓您感受氛圍為主的店家,不是嗎?最後如果編輯有看到這篇文章,認為我很機車的話,我可以終止合作關係,反正我不過是一個堅持理想的白痴,您們可以找到更好幫您們作文的的人,但抱歉我不是,但說真的我也不相信您們是這種人,因為我是真的認為您們也是為彰化飲食而努力的人,言談中有的也是那種熱情和理想,也不願意用這種敷衍的態度來賺取這種基金,是吧?我早就說過我是誠實到很白目的人,今天您們用「理想」一詞到我學校來演講吸引我加入了您們,從頭到尾只是教我虛假,騙我利用我這個免費人力嗎?我是為理想,想著能遇到同好而加入的,我是真的不希望用偽善又意義不明的言詞來破壞自己的理想,我不會當著店家一直批評然後在文章中又說很特別,如果是合作店家,我會私下很誠心的告訴店家我的感受,肉太柴、甜品太膩、食材不新鮮、湯頭似乎有味精、環境的空氣太悶,甚至我愛的Meiji冰淇淋吃起來都怪怪的等等,或許他們就可以思考如何改善食譜,如何調整湯頭,如何改善通風的問題。

 

3

▲不喜歡的原因可能是口味的問題,但不應該以「很特別」這種褒貶不清的語句來欺騙相信您文章的閱讀者。

我曾經得過文學獎、攝影獎、採訪環境議題的網頁獎、部落格獎,不過我很坦言的說,這些是基於我對自己的誠實,我對自己作品的負責才得到的,也因此我更珍惜這些獎項。今天一篇部落格,是基於我對我文章的負責才有的人氣,我才更珍惜這些人氣和留言。「很特別」類似這種含糊不清的詞彙,不好意思,恕我堅持,我不會用,也不懂怎麼用。

如果您很仔細的看完了全部,我很感謝您的耐心看我長篇大論,主要是當天我的良心不停的顫抖著,一位我很敬重的部落客在載我回學校時跟我說了一些話,我覺得他真的說得很好,也讓我更啟發更思索自己是為什麼而寫,當天下車跟他說了好幾聲謝謝,除了他載我一程之外,更感動是那些話,也讓我就算身體很不舒服,還是堅持有感而發的要寫了這一篇。其他地方我確實不敢說,但在這個我理想的部落格中,放心,沒有語意不明的特別,也永遠是風起的時候!

 

►►給我一個吧~撰風的攝影、旅遊、食記和手做~◄◄

END

2 thoughts on “【札記.評論】到底「特不特別」?寫一篇食記的金錢與良心的拔河,到底為了甚麼寫文?”

  1. 對呀 當初寫文就不希望自己是昧著良心在做的
    從小到大 我一直認為最好的作家所寫的文章
    都是根據自己的生活經驗得觸發的感動而寫的
    要我掰一篇文章 除非那是考試 不然我拒絕 因為那樣的文章我自己看了會心虛
    寫部落格我也一樣的心態 我都忠於自己的感受而寫
    不為廠商進行過多的背書 ( 雖然在體驗時會比較不去挑缺點 )
    有些微的細節可以變得更好 我都會另外跟他們說
    要我寫出一篇與真心違背的文章 我辦不到
    我又不是實驗做不出來 要掰Data 何必那樣呢~

發表迴響